◈ 第2章

第3章

李衍忱又驚又怒,他掏出隨身攜帶的配槍摔在了沙發上。
底下的傭人齊齊一抖。
李衍忱用冷硬的口吻淡淡說:「有什麼話,就直說。」
傭人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後為首的人這才答道:「許少爺連夜帶着阮小姐走了。」
「知道去哪了嗎?」他的手下直接問。
「我們不知道啊。」傭人們垂下頭顱,異口同聲地說。
李衍忱看着空落落的許家大宅,幾欲肝腸寸斷。
他喉頭一滾,重重咳嗽了下。
他忍着喉嚨里蔓延着的血腥味,到底,還是自己把姜姒妗推向了火坑。
他看着遠處的紅楓,一個不察,吐出一口血來。
他用絲帕擦了擦,可臉色依然蒼白如紙。
姜姒妗,你現在究竟在哪兒……
一個傭人突然出聲:「我聽到了!他們說去蕭山!」
李衍忱沒有聚焦的眼睛這才看着他:「確定?」
「我確定!」
他擺擺手,他的手下馬上跟上。
他知道蕭山在哪,而許家在蕭山只有一處地方。
蕭山梨園。
秋意漸濃,漫山都被染成了紅色。
已經是深秋了,無盡的寒意順着毛孔向骨血鑽去。
姜姒妗緊了緊身上的披風,打了個冷顫。
許至君從背後環住她,他深吸一口她身上的余香,溫和地說:「怎麼不進去?」
「出來透透氣。」姜姒妗下意識地想要推開。
可她餘光看見許至君那雙有些黯淡了的眼睛,和黑沉了的臉色,她有些害怕的後退了幾步。
許至君看着空下來的懷抱,有些惱怒,他強硬地板過姜姒妗的身子,將她按倒在牆上。
他凝視着姜姒妗有些驚懼的眼睛,和那夜思夢想的唇。
他緊緊抓住姜姒妗掙扎的雙手,終於強勢得吻了上去。
許至君眼尾的餘光掃過她眼裡的淚,心中一陣酸楚,他也從未得到過她。
這樣想着,下手用力了些,將她的唇咬出了血。
他看着姜姒妗因疼痛緊閉的眼睛,這才回過神。
他不住地道歉說:「對不起,對不起……」
說到最後他也沒有了底氣,只好輕柔地攬着姜姒妗的肩走了進去:「我給你上藥吧。」
他拿出藥箱,溫柔的給她上藥,時不時問她疼不疼。
姜姒妗對此一直沉默不語,用戒備的像看狼一樣的眼神看着他。
許至君被那個眼神刺痛了,他還是傷害了她。
這個認知讓他開始懷疑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值不值得。
他這時才發現,他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。
姜姒妗靠在他的肩頭,打斷了他想要說的話。
她神情倦怠地說:「下次不要這樣了,我會害怕。」
「我最近好容易困哦。」她嘟噥了聲,神情糾結。
許至君知道這是催眠的後遺症之一,可他沒有辦法,他伸出手按着姜姒妗的太陽穴:「有沒有好一點?」
「沒有……」
姜姒妗的呼吸逐漸平穩,不知不覺中已經睡了過去。
許至君長臂一伸將她抱起,上一秒還在沉睡着的姜姒妗很快就醒了。
「快放我下來!」姜姒妗嘟着嘴巴,她不喜歡這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