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7章

第8章

韓嬌嬌本來沒瘋只是滿腔的怒氣,聽見時鳶這樣平靜漠然的話,她真有點發瘋,尤其是手上的力氣還不如時鳶。

但她底氣很足,囂張質問道:「要是我師尊沒被抓去魔界!他在這,你會說那些話嗎!!」

時鳶語氣帶着不耐煩,這不是她喜歡的女主:「當然會!」

她在地宮的時候都已經和林煜義說過了。

韓嬌嬌氣的腦袋發暈,她真為她師尊鳴不平,怎麼會被這種人渣喜歡上,伸手還想扇時鳶:「你這個渣男,你水性楊花!你怎麼能因為我師尊拒絕你,你就放棄他!!」

她承認每次看見時鳶卑微的對林煜義求愛,林煜義卻滿心滿眼只是她,讓她感受到極致的偏愛和不一樣的甜蜜。

但感情不應該是此生認準的唯一嗎!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!她拒絕了她師尊,她師尊還不是日日對她好!

「啪!」一聲脆響。

四周人被吸引了目光。

被打的是韓嬌嬌!她的臉上出現紅色的巴掌印,因為不敢相信,雙眸有些潰散。

時鳶甩開韓嬌嬌的手腕,對着韓嬌嬌說道:「我勸你嘴巴放乾淨點,不然我會教你做人。」

書里女配喜歡林煜義被挖苦,現在不喜歡韓嬌嬌還生氣了!

真的搞不懂,是搶起來女主搶贏了更有優越感,更稱的男主魅力大,還是什麼?!!

不理會呆愣的韓嬌嬌。

時鳶叫了兩個人帶路,打算走人,她現在只想洗個澡,然後美美的補個覺。

門派的人還有些懵逼,韓嬌嬌可是林煜義的愛徒,有多愛?大概就是願意摘星星赴死的那種愛!

往年時鳶喜歡林煜義那都是愛屋及烏,連着韓嬌嬌一同巴結的,導致韓嬌嬌對時鳶敢直呼名諱,現在時鳶居然打了韓嬌嬌!!!

這會兒其他人都是震驚的!

薛亦遙也有些吃驚!

不過上輩子他這個時候還在土裡,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……

四周的目光過於**,韓嬌嬌看着時鳶的背影,氣的臉色發紅,只感覺尊嚴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了:「時凝玉!」

聽見韓嬌嬌的聲音,時鳶走路的動作加快了些,她現在特別不想承認她為這本書打賞了二千五百塊的高額禮物,這哪裡爽?這個女主怕不是腦子有問題。

她還打賞高額……

韓嬌嬌惱怒的臉變得陰沉,她要回去和她的108個大佬哥哥說明情況!

時鳶!今日你對我愛答不理,明日我讓你高攀不起!

今日之辱,日後定要萬倍償還。

她的人生格言就是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萬倍還之!

*

秋山派,女配的地位還算高的,畢竟是長老,她獨掌一座峰。

峰上靈氣十足,雲霧飄渺,種着各種仙植,流水假山紅木屋,輕絲紗帳簡約屏風,池塘錦鯉,該有的都有,就像旅遊的站點一樣,心曠神怡,不得不說女配挑男人眼光不行,但是對屋子的審美還是在的!

因為不懂法術,時鳶不會御劍,聽着一旁的人教,她動了動手就會了!

一開始她以為她是身穿。

但是青鳳劍的出現,讓她有一半的可能是魂穿!

現在法力算是八成。

剩下的兩成……她永遠記得那套埋在土裡的睡衣,阿門。

女配是女扮男裝,所以平時為了掩蓋身份,山峰上一片寂靜,偌大的山峰沒有一個弟子!

時鳶從女配的衣櫃里摸出幾件衣服,拿給薛亦遙:「你看看合不合身,不合身的話,晚點我去其他地方拿幾件。」

女配的衣服都是男裝,但是女子天**美,她的男裝總是有點兒,仙氣兒飄飄。

薛亦遙有些獃滯的拿着衣服,他沒想到時鳶居然會讓他穿那麼好的衣服,舔着乾澀的唇:「謝謝。」

他的聲音沙啞且輕,但是很快他就回過神了。

上輩子時鳶一開始對他也不錯,還收他為徒,然後虐的他體無完膚,渾身沒有一塊好肉。

「不客氣。」時鳶道,她左手拿着竹簡,手指順着圖片比劃。

這竹簡上就是法術的手勢。

一陣清風從四面八方飛來,薛亦遙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離地半米,清風微涼,帶着水珠的清新,身上的污泥被清風捲走。

時鳶有些吃驚,一是驚這偷懶的招數真是妙啊!

二是驚薛亦遙這反派boss也長得太好看了,被這清風一洗,本來精緻的臉,嫩的似能掐出水,唇紅齒白,面如玉冠,俏麗如三春之桃,清雅似九秋之菊,又純又欲又美艷。

薛亦遙能感受到身上的清涼,心臟都在顫抖。

不對……上輩子,時鳶就算前期對他不錯,但也沒有這般親近。

時鳶收回視線,把注意力留在竹簡上:「好了,你先忙,要是有什麼問題你再問我。」

薛亦遙心情複雜看着手上的衣物:「好。」

換下嫁衣,穿上衣袍,衣袍的質地非常好,不扎皮膚,很輕很順穿着異常舒適。

摸着袖口,薛亦遙忍不住拿起來聞了下,眼眶有些發紅,他上輩子,苦了一輩子,從未穿過那麼好的衣袍。

就算那會兒當了時鳶的徒弟,別人也是看不起他,處處給他找麻煩,他不想給師尊惹事,就次次都忍下來。

蹲在仙植跟前,薛亦遙輕擦酸脹的眼眸,帶着鼻音自我提醒:「凝玉仙君就是個真小人,這輩子我不會被你騙了,我要殺了你,把你的肉一片一片刮下來!」

「我要你在我跟前毫無尊嚴的求饒,痛不欲生,日日被吊在魔絲上放血,還要出言羞辱你,打殘你,就像當初你對我一樣……」

一番自我肯定後,薛亦遙深吸兩口氣,平復情緒。

按照上輩子的記憶,他知道這些仙植都可以做成菜,無毒還有靈氣。

而角落裡那些又小,顏色五彩斑斕的是有毒的毒花,他拔下毒花和仙植。

洗好,裝進籃子里,打算毒死時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