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4章

第5章

時鳶睨了一眼青鳳劍,大聲道:「你要是不想被那紅角怪物蹂躪,就幫我一把!」

從今天一切發生的事情來看,她在賭。

賭這個青鳳劍聽的懂人話!

只見青鳳劍貼上時鳶的睡衣,時鳶的速度瞬間變快了很多,就像游戲裏加了六雙極速的鞋子,直接竄到了密道的另一邊。

「哐哐」的聲音很是嘈雜,掀起了一地的塵埃。

時鳶在地上翻了一個跟頭,才穩下來,毛絨絨的冬日睡衣都有些灰,她伸手拍了拍;「算你還有點用。」

聽見這誇讚的話,青鳳劍神氣了,它搖着身子蹦蹦跳跳。

時鳶跑出密道已經是半個小時後,她氣喘吁吁:「這些魔修真的有毒,密道居然那麼長。」

此刻外面已是黑夜,藏青色的帷幕中點綴着閃閃繁星,半月高高懸掛,冷風襲過,搖曳一片暗色的樹葉,沙沙作響。

前方就是方才戰鬥的區域,此刻一片凄涼,蕭風瑟瑟,殘垣斷壁,地上倒着橫七豎八的屍體。

空氣中彷彿還充斥着方才的嗆鼻的硝煙。

「嘖,這女配也是,暴殄天物!那麼多人就為了救一個別人的老公。」時鳶說道。

嗯!這個別人的老公就很魔性。

想到這些人眼下是救了她,她沉思片刻,拿起一旁的鏟子,去不遠處的樹林挖坑埋屍體。

救了她還死無葬身之地,說不過去!

黑夜中,樹林里,風吹似鬼嘯,有個女人穿着睡裙,手舉一把大鏟子,哼哧哼哧的挖坑。

而,不遠處的地坑中伸出一隻手。

那隻手青雉,上面卻滿是傷痕,凍瘡也有幾顆,指縫中全是污泥,他身穿一襲嫁衣,沒人知道他刨開這個坑用了多久,一雙暗色的眸子泛着瑩瑩的光。

他—-重生了。

重生回了被活埋的時候……

上輩子,他被他哥一兩銀子,賣給殘疾男人當男妻沖喜,男人又殘又丑身體不好,還對他起來色心,最後太激動死了。

沖喜變成了沖喪,他就從嫁人變成了陪葬,還記得那會兒,他被埋在暗無天日的地底是那麼無助和絕望。

後面被盜墓的人發現,抓去洗乾淨賣給了達官貴族當孌童。

對於沒有靠山的人來說,長的好看是一種罪,他被逼的無路可退。

好不容易跑出來,又被拐進了魔修的血魔窟中,本來是說當爐鼎。

但是……秋山派的凝玉仙尊喜歡男子,他的資質好長相艷麗,魔修為了巴結凝玉仙君,就把他打包了送給凝玉仙君。

他已經做好被千刀萬剮的準備了,只求一個痛快死法。

但是!凝玉仙君卻收他為徒。

那是他人生中最光明的時刻。

他懷着感恩的心學習,第二次見凝玉仙君的時候是一年後,他被吊起來四肢放血。

凝玉仙君因為執念走火入魔了,在外面受了欺負,或者心中不痛快,就回來打他,這種地獄生活,他待了一年。

每天都是昏迷中入睡,疼痛中醒來。

他恨凝玉仙君!為什麼給了他希望又親手泯滅,要把他打入萬丈深淵,他恨所有欺負過他的人,為什麼不能對他寬容一點。

他只是想活着,他可以幹活,可以學習,只是想活着,活的像個人!

後來凝玉仙君死了,被韓嬌嬌殺死的。

而那個凝玉仙君愛到入魔的林煜義,袖手旁觀的向大家宣布,『時凝玉罪有應得』。

他殺了林煜義,因為每次凝玉仙君打他,是林煜義的因果。

本來他還想殺韓嬌嬌,沒想到重生了。

「呵呵呵呵……」沙啞冷醇的低笑,氣多過力,帶着劫後重生的大口喘息。

這輩子,他一定要活出個人樣。

上輩子害過他的,他一個也不會放過!

尤其是凝玉仙君,那個吊著他虐了一年的男人,他也要凝玉仙君嘗嘗受盡折磨,生不如死的滋味!

才不枉老天讓他重活一世!

「哧——」鐵鏟埋入土裡的聲音,手起鏟落。

青鳳劍也是閑的快樂,在坑邊跳來跳去,欠扁的厲害,時鳶氣的一腳踹過去。

聽見一旁的動靜,嫁衣男孩輕動,他渾身無力,可他不想被抓去當孌童,咽了口唾沫,濕潤乾澀的喉嚨。

他的聲音沙啞異常:「救命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