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2章

第3章

山洞七形八狀,那紅角男哪裡指的是出口,分明就是另一條的洞口!

再往前就看見,這洞里前方站着個男人,穿着黑衣,身材高大,兩隻大黑角為他添了不少氣勢,長相俊朗凌厲,但是左耳到脖子處有一條蜈蚣疤,徒增許多戾氣。

而他的前方是一個白衣男人,長相也俊,氣質溫和,身上是鞭子抽出的血色傷口,看起來奄奄一息。

「你是誰!」黑角男眯眼道,渾身的煞氣讓人不寒而慄。

時鳶瑟縮了下脖子,確認過眼神,這個打不過,「路過,路過,你繼續。」

「大哥。」紅角男從洞外進來。

時鳶此刻頭皮發麻,到現在她還不知道怎麼回事,身上穿着睡裙,毛絨絨的裙子下,是光溜溜的腿,還赤着足。

她可不想像那個白衣男人被打的那麼慘,轉身笑道:「我可以解釋的!」

牆壁上的男人睜開眼,看着時鳶,虛弱的喚了一聲:「時師弟,你怎麼來了?」

黑角,紅角,白衣,時師弟。

時鳶腦子都炸了,這一幕熟悉的讓她腦子裡出現手機的小說界面。

讓人修為大漲的聖果成熟了,只有男主知道在哪。

魔界本來抓男主,意外的抓錯人,抓了女主。

男主林煜義為了救被抓的女主,不惜使用禁術,以身涉險,和女主交換坐標,於是他被綁在了魔界!

魔界見這情景,當然樂的開心,就瘋狂虐男主,打聽聖果消息,男主嘴緊不說。

這個時候男主的師弟,女配!一個女扮男裝的女配!一個和男主表白被拒的女配。

跑來救男主,被抓到一起,甚至在逃跑時刻把唯一機會讓給了男主。

女配被抓了,可她壓根不知道聖果消息,在魔界被虐的體無完膚,還是她師尊拿出仙器和魔尊換了人。

她回去後沒有招供是為了救男主,被罰跪在大殿堂前十天十夜,以示告誡,膝蓋都差點廢了,但是男主每天都會因為愧疚陪她一刻鐘,讓她甘之如飴。

這樣的日子持續兩天,女主因為肚子疼,搶了僅有的片刻溫情,導致女配黑化的導火線被點燃。

開始找女主不痛快,女主這個時候次次以牙還牙,十倍百倍的反虐女配,女配心理開始變態,最後被女主虐得五馬分屍,落了個自作自受的名聲。

*

紅角男不敢置信的看着前面那個穿着睡裙的時鳶,「你居然是凝玉仙君?!」女裝癖?

時鳶飛快否認,她不想替男主受罪,她只想逃之夭夭,於是她對着林煜義一臉痛心的道:「你這男人好生歹毒,大家都知道凝玉仙君是個男人,我是女人,你看清楚了,女人女人!」

林煜義表情一僵,隨後道:「世間竟有長相如此相似之人。」

時鳶懷疑林煜義是故意的,但她沒有證據!環繞幾人,她露出一個真誠的笑:「今日之事,真是意外,巧合,誤會,我就先走了,來日,我定當上門賠禮道歉。」

按照小說里的設定,魔界兩位紅黑角是兄弟,紅角名叫姚泓,黑角叫姚褐,都是魔頭。

前期兄友弟恭,後期兩人都愛上了女主,爭得你死我活。

而他們兩的缺點就是脖子,只要被鎖住脖子,就無法施展法力,她剛剛制服姚泓也是運氣好,真弄法術,她不會!

眼下她需要的是,先離開這裡好好梳理一下情況。

姚泓不悅開口,暗暗磨着後槽牙:「拔了我的頭髮,你還想走?我今天就要吃了你!」

時鳶眼眸一瞪,嬌嗔的伸出食指,做作的指向姚泓:「吶!這你就小氣了,我就拔了一根,不然我還你兩根,而且我最近拉肚子,臭臭臭!」

姚泓氣的胸口起伏很大:「我要扒光你的頭髮!吃了你的皮肉!」

「小泓不要胡鬧。」姚褐說著伸出手,在空中划了一個術法:「是不是凝玉仙君,一試就知。」

話音落下,在劍堆里,有一把劍在嗡嗡嗡的顫抖着。

時鳶不帶慌得,她這形象,這睡衣,就算和女配時凝玉長得像,那也不是!

就算穿,那她也是身穿!不是魂穿。

劍在顫抖中飛出,寒光乍現,劍柄上有青色的鳳紋,似鳳凰在青火中涅槃重生,這是時凝玉的青鳳劍,劍身鋒利異常,光滑剔亮,反射出在場所有人的臉。

最後鎖定時鳶。

時鳶嚇得瞪大眼睛,轉身就跑:「你跟着我幹嘛!!我不是時凝玉!」

但是!這劍卻彷彿聽不懂,奔向時鳶的速度更快了,甚至快出了青色的幻影。

時鳶着急大聲道:「別跟着我!」

剎那間,劍不追了,劍身彎曲,貼上牆面,顫抖的流出兩滴清淚。

「……」時鳶看着其餘三人,舔了下唇角:「我覺得我有必要解釋一下,這把劍它護主!它為了保護它主子,所以在那麼危險的時刻,把我推出去頂包,解釋通!」

青鳳劍本來是豎著貼牆垂淚,此刻直接倒在地上,像鹹魚翻身一樣打滾,伴隨着『哐哐哐』的清脆打滾聲,一小潭水窪出現了。

姚褐的面部有些抽搐,雖然傳言凝玉仙君喜歡男人,但也是個高冷清秀的。

如果不是這把劍……他只怕要被眼前那個人給騙了。

「凝玉仙君是要自己上去,還是要我請你。」

姚褐的話音落下,外面走來很多士兵,數量多的如同火龍果中的黑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