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1章

第2章

凌晨十二月的風,似夾着寒冰,只需一縷,冷到你渾身顫抖,牙齒戰慄。

某床上,上方的被子堆成一個小山丘,手機的光在黑夜中異常醒目。

時鳶咬牙切齒,這真是太過分了!

她前兩天看見了一篇賊爽賊有意思的修仙文,作者甚至在通告里說明,你送禮物我加更,送的高額我爆肛猛更二十章!

於是她剛給這篇文打賞了二千五百塊,讓它有全站高額禮物通知,這個作者反手一個騷操作,直接爛尾!!

讓出現不到三次的可憐小炮灰殺了男主,還附帶留言。

【強中自有強中手,男主輕敵死的,解釋通!你們一定會想炮灰怎麼能殺男主,錯!這不是炮灰,這是終極反派BOSS!他以前那是卧薪嘗膽!】

氣到時鳶咬牙切齒的寫了一千字的差評,想她堂堂一屆鍵盤手,居然吃了那麼一個啞巴虧。

真是恨不得順着電線爬到作者家,拿刀逼作者好好碼字!

發泄完畢,手機點飛行模式,往旁邊一放,時鳶往被窩一鑽,但是氣的太狠了,此刻反而像打了雞血,就是睡不着。

驀然間,她一個翻身,身體失衡,彷彿從床上掉下去了。

她嚇得睜開眼睛,整個人狠狠的摔在地上,「嗷!」疼的她呲牙咧嘴,腰酸背痛。

打量四周,這是一個點着燭火的山洞,豎橫交錯着各種鐘乳石,四周還有一些看起來很詭異的穿山甲士兵。

時鳶瞳孔震驚:「!!!」

這些都是什麼玩意!

沒給時鳶思考的時間,一位穿山甲問道:「活的?」

他們手握三叉戟,面面相覷,隨後對着時鳶插過去。

還好時鳶作為時家繼承人,學過十幾年的武,側身躲過,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「哐哐哐—」三叉戟插在地面發出聲響,石塊都**出了小石渣。

時鳶正好跳到了一處軟軟的地方,往腳下一看,無數比人還大的魚屍,血流成河,開膛破肚—

—啊啊啊啊啊啊!!

好恐怖,這些都是什麼鬼!

她做噩夢了?可她會疼!!

穿山甲皺眉,召喚了四周無數的穿山甲,一共八個,八把三叉戟,把時鳶包圍。

但是很快時鳶就發現了這些穿山甲的優點和缺點,優點力氣很大,缺點速度慢。

速度解決了八位穿山甲。

時鳶摸起一把三叉戟,本來想扒穿山甲的衣服,卻發現這些鐵皮般的衣服居然是鱗片!!

這些都是妖怪?!

剛走到洞門口,發現這個山洞特別大,而且防衛巨多,奇形怪狀的,逃出去太難。

隨後就看見一位頭上長着兩紅角的男人,他長相艷麗,俊美異常,走起路來囂張至極,還有條尾巴伴着步伐一顛一顛。

他的身後是十幾位妖艷的女人,身披薄紗,戴着面罩,軟弱無骨。

確認過眼神,這應該就是頭頭了!

時鳶順着石壁,慢慢將距離與男人重合,一個側目,翻到男人的身後單手掐住男人的脖子,手握三叉戟,戟尖朝着男人的肚子。

飛速開口問道:「這是哪,你們是什麼人?我為什麼在這!」

「刺客!」那些女人嚇得花容失色,亂成一團。

無數士兵爭先恐後的包圍時鳶。

秉承着擒賊先擒王的時鳶,大聲道:「都讓開,不然他就完了!」

男人的聲音有些囂張,帶着莫名其妙的傲慢,狂妄道:「你最好現在放開我,我還能留你一個全屍。」

時鳶掐着男人的脖子,用了點力:「我謝謝你這個時候還想給我全屍。」

男人見時鳶如此架勢,生氣的大聲要挾:「我要是少了一根頭髮,你就等着被千刀萬剮吧!」

時鳶眉頭輕跳,現在是她綁了男人!這男人是明顯分不清主次嗎?這個時候應該配合她才對。

男人的長髮很長,飄柔軟黑,發梢有意無意的輕碰時鳶握三叉戟的手,撓的微微發癢,她食指和拇指擰住一根頭髮,一扯。

「嘣!」的輕音,還挺脆!

時鳶要挾道:「快點讓他們退後,不然我就把你的頭髮全部拔光!」

「我殺了你!」男人氣的頭昏腦脹,尤其是時鳶居然為了質疑他專門拔了一根頭髮。

他伸手往後,一根脊椎般的黑色長鞭從腰間抽出。

時鳶當機立斷丟掉三叉戟,雙手鎖着男人的脖子,往後退了一大步,側身,把人壓在地上:「服不服!」

男人在身下掙扎,「有本事你放開我的脖子,我們單挑!」

「你當我傻啊?」時鳶抽走男人的鞭子,鎖在腰間,好東西。

在男人的配合下,時鳶來到了出口,放眼望去外面還有些綠植。

「夠了,你該放開我了!」男人大聲道,他有些氣急敗壞。

時鳶:「我確保安全了,自然會放開你。」

「都退後,退進洞里,不準出來!」男人對着前面那些士兵大聲咆哮。

偌大的山洞,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消失了,只留下層次不平的石路。

時鳶挑眉,沒想到這傢伙還挺怕死,她鬆開男人,轉身就跑,欠扁的大聲道:「今日多謝!」

跑了十幾米,時鳶就感覺不對勁了,她被男人給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