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6章

第7章

時鳶也算半個顏控,想到這小美人當時在坑裡爬出來,賊可憐!她先開口道:「昨天你從坑裡爬出來,我幫了你,別怕,我不是壞人。」

「……」男孩抓着嫁衣的手一抖。

心裏隱晦,這個凝玉仙君還真不要臉!『我不是壞人』這種話居然也能說得出口。

時鳶站起身,拍打衣服塵埃,昨晚最後實在是太困了,靠着樹迷迷糊糊就睡著了,不過這衣服和環境,她一直處於睡不太好,但又起不來的狀態。

眼下她還是應該先回那什麼秋山派,畢竟她沒錢:「你家住哪?我送你回家吧。」

男孩掙扎片刻,雙眸有些落寞,聲音低啞:「我沒有家。」

時鳶睜大眼眸,不過也是!如果小美人有家,怎麼會生為男子,卻身穿嫁衣陪葬。

知道戳了對方傷心事,時鳶忍不住多問一句:「那你打算接下來怎麼辦?」

男孩眼眸閃爍,他抓衣服的手不禁用力,他知道時鳶一定是故意的,噁心的偽君子。

裝成善良的模樣,故意引出話題,讓他主動去求收留。

然後時鳶再虛偽的表現為難,讓他感恩戴德,就是為了掩蓋那骯髒又齷齪的心思。

不過正好,待在時鳶身邊,他才有機會下手,這輩子就先拿時鳶開刀!

他上前兩步,聲音有些顫,一雙眸子泛紅:「我沒家,沒親人,大哥哥你能收留我嗎?」

「把我帶在身邊,管我一口飯就行!我能洗衣,做飯,縫補,你救了我,往後我就是你的人,不管你要我做什麼,我都願意,…只求你別趕我走。」

美人本就美的驚艷,此刻眼尾泛紅,眸中還有淚花,顯得清澈動人,原本慘白的臉因為溢淚上了緋色,美的觸目驚心,我見猶憐。

「!!」時鳶嚇了一跳,她還什麼都沒說呢!這小美人怎麼就哭上了!

不過小美人比女人長得還好看,很養眼,還會做家務?!emmm,聽着很不錯,按這小美人的自我推薦,簡直就是居家必備啊,她有點心動。

思考片刻,小美人這美色獨自行走確實危險,時鳶道:「可以!但我不禁錮你的自由,以後你想離開了,和我說一聲就行,聊了那麼久,還不知道你叫什麼?」

嫁衣男孩道:「薛亦遙。」

「?!!」時鳶簡直驚嚇,不敢置信的又問了一遍:「你說你叫啥?」

薛亦遙揪着嫁衣,他不懂時鳶什麼意思,但還是重複了一遍:「薛亦遙。」

時鳶深吸兩口氣。

薛亦遙就是文中的炮灰—的卧薪嘗膽,的隱藏反派boss!

主要劇情是:女配在魔修地宮挨虐時,身上就被種了姚褐的真血,(魔修的真血可以放大慾望),所以她此後便極其容易走歪路。

走歪之後就受制於姚褐。

薛亦遙出場的第一次:是其他魔修巴結女配,知道女配喜歡男人,把薛亦遙當男寵送過去。

但是他們不知道女配喜歡男人是只喜歡男主!

而女配那時又迫於師門收徒的壓力,就收了薛亦遙當徒弟,隨後放養。

第二次出場:是因為女配已經徹底入魔了,在山上殺了好多修士,山門嚴改整頓後。

她需要人血壓制體內的魔氣,但抓不到人。

於是她想起放養的小徒兒,就要了薛亦遙的血,這次她不捨得殺了,學會了循環利用,

第三次,女配已死,薛亦遙自由了,他反手殺了男主,本書完。

現在想起作者爛尾的情節,時鳶的心都跳快了兩分,想虐作者!

「凝玉仙君。」

前方出現一大批人,穿着統一,走向時鳶,

而人群中有那麼一個俏皮嬌小的紅衣小姑娘,她囂張,她狂妄!

這是爽文,書里的女主韓嬌嬌人設自然要會打臉,大劇情就是:女主起初是一個修鍊廢材,一路吸收天靈地寶成為了天才,的故事。

為什麼廢材還能當林煜義的徒弟,那是因為她還是個團寵,有108個大佬哥哥!

林煜義一開始收女主的時候是因為報恩,並不喜歡,但是隨後就發現女主,她真是清純不做作,快意恩仇!和外面的妖艷女人一點都不一樣!

韓嬌嬌此刻着急的看向時鳶,語氣有些咄咄逼人:「時凝玉,我師尊呢?」

時鳶實誠答:「不知道。」

她跑出來那會兒,鬧得那麼凶,魔修地宮應該塌了,不知道兩魔頭會不會帶着林煜義走人。

這一段書里寫的是虐女配,所以並不詳細。

「你不是去救我師尊了嗎?你怎麼會不知道!」

韓嬌嬌這時才反應過來:「你不是也進了地宮,你怎麼出來了?!你居然棄我師尊於不顧,你太歹毒了!難道就因為他曾拒絕過你……」

時鳶有些蹙眉,這個女主嘰嘰喳喳的好啰嗦。

女主人設是囂張,弱的時候就敢瘋狂挑釁強者,然後打臉強者,但是換個視角,怎麼就那麼彆扭呢?!

她直接打斷韓嬌嬌的話:「我歹毒?我歹毒我去救你師尊?你師尊救你才被抓的,你卻在這指責我,你還真是善良!」

韓嬌嬌一噎,她凌厲的目光帶着不同於她修為的殺氣!死死的盯着時鳶。

她現在修為才鍊氣三段,師尊好不容易救她出來,她再進去,不是辜負了師尊的好意!

她是不會被時鳶誤導的!

她不進去救師尊完全是為了不辜負師尊!

時鳶對上視線,華麗麗的翻了一個白眼,她現在忽然懷疑當初怎麼會感覺這本書看的賊爽!女主這目光震懾賊有意思!

在這種修為壓制下,女主這不是找死嗎??

看着四周的人,時鳶感覺這就是一個機會,索性大聲道:「各位!有件事我需要聲明一下,煜義仙君,是!我以前可能是喜歡他,但是他拒絕我了,所以我以後和他就只是單純的師兄弟,絕對不會再喜歡他了!」

四周的人一陣轟動。

薛亦遙聽見這話有一瞬詫異,但是反應過來他只想笑。

呵呵…單純師兄弟,上輩子後來的時鳶為了林煜義,什麼傻事沒幹過?

韓嬌嬌聽見這話是生氣的!她師尊那麼優秀,時鳶怎麼能不喜歡他!

而且她師尊此刻在魔界生死垂危,時鳶居然在這個時候說這些話,明顯就是火上澆油,故意折辱她師尊!

往年都是師尊護她,這一次就輪到她護師尊了!

韓嬌嬌說服了自己,大步走到時鳶跟前,一巴掌扇過去:「你不願救我師尊,我沒話說,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!不該羞辱我師尊!」

時鳶反手扣住韓嬌嬌的手腕:「你發什麼瘋?」

雖然這書中韓嬌嬌還有一個人設就是護夫,但是她剛剛只是澄清,沒一個字是羞辱吧!